第六百零七章 争论(1 / 2)

魔和佛有什么区别?

萧云仔细盯着面前的和尚,这家伙的确很古怪,看起来像个魔头,又看起来像个佛门高手。

这算什么?

佛魔同处一体?

“老前辈,您又在胡说八道,佛,慈悲为怀,普度众生。而魔,则阴险狡诈,无恶不作,祸害苍生。这两者既然相反,区别太大了。”

北山天雄似乎早就听过齐天和尚的询问,几乎脱口而出。

旁边的烈阳弓也撇嘴道:“整天就知道问这个问题,我们回答了,您老又不说话了,这算什么考核?您老倒是划个道来啊,以您老的实力,除了人皇,谁能摘走您老头上的一根头发?这样一来,天帝还怎么收徒?”

北山天雄一脸认同地点了点头,在他看来,年轻一代根本没人是这齐天和尚的对手,就算老一辈来了都不行。

如此一来,天帝还怎么收徒?

这不是耍人玩吗?

“这位前辈也许另有深意!”

萧云听完他们的话语,沉吟了片刻,这才开口说道。

齐天和尚的实力,已经不需要试探了,根本不是他们几个能够抗衡的。

所以,武力抢夺头发是不可能成功的。

因此,想要通过这一关的考核,答案最有可能就在齐天和尚的话语之中,内含玄机。

“深意……”旁边的楚一刀也在思考起来。

其实对于这一关的考核,楚一刀是有些欣喜的。

本来,在见识了萧云的实力之后,楚一刀已经没把握争得过萧云。

但是没想到,这最后一关的考核,居然跟武力没关系。

这样一来,他楚一刀就还有机会了。

楚一刀转动脑筋,认真思考着齐天和尚的话语,佛和魔的区别到底是什么?

“哈哈哈,你们两个白痴,居然还怪罪这位英明神武的前辈。他老人家不回答你们,这就说明你们的答案不对,这都想不明白,吃屎长大的吗?”

一声嘲笑从庙宇外传来。

不用看,萧云几人都知道是谁来了。

果然,敖九十九已经缩小了龙体,扭着骚气的尾巴,从庙外走了进来,一脸嘲讽地看向北山天雄和烈阳弓两人。

“你这个阶下之囚,又懂得什么道理?”

“你只是萧兄的坐骑,认真做好你的本职即可,我等正与你主人交流,不是你能够插嘴的。”

北山天雄和烈阳弓怒视着敖九十九,同样冷嘲热讽。

敖九十九心中大怒,不过吃过刚才的苦头之后,他现在也不敢在这座庙宇内放肆了。

“我说你们白痴,你们还不承认吗?”

“谁说佛就慈悲为怀了?”

“你们人族的佛门强者,杀我们妖族子弟的少吗?那简直比魔头还要魔头。”

敖九十九大声怒斥道。

萧云心中一动,站在妖族一方,人族的佛门强者,那的确跟魔头没什么两样。

不过,这是立场问题,人与妖的恩怨,本就是立场问题,谈什么谁坏谁好。

难道这就是答案?

“放肆!”

“简直胡说八道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